9月1日 委内瑞拉第4天:中央电厂专家的热泪

9月1日 委内瑞拉第4天:中央电厂专家的热泪   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CMEC)委内瑞拉子公司副总经理徐亦超说,出于中委之间的合作关系与大局,要全力保证委内瑞拉的电力供应,同时6号机组也是整个团队多年努力奋斗换来的成果,所以他们从内心希望机组能够稳定安全运行。  今天采访位于卡拉沃沃州的中央电厂6号机组发电项目,这个项目由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CMEC)于2016年完成,装机容量60万千瓦,能为委内瑞拉全国电网提供约3%的发电量。  中央电厂共有6个机组,1、2号机组建成于上世纪70年代,均为40万千瓦,是引进意大利与德国的设备;3、4、5号机组建于上世纪80年代初,是德国与日本的设备。彼时单体40万千瓦的装机容量均属世界领先技术。但随着设备的老化,目前这5个发电机组均已全部退役。  委内瑞拉是以水电为主的国家,水电发电量占总装机容量的60%以上,最大的水电站——古里水电站发电量为1000万千瓦。近年来随着气候变化,水位经常在警戒线之下,总统马杜罗强调要加强火电建设,而中央电厂是一个烧重油的火力发电厂,为委内瑞拉中部地区六个州供应电力。  为了中央电厂6号机组的顺利交接,CMEC曾在中国对50位中央电厂顶尖技术操作人员进行为期3个月的理论与实操培训。2017年,一年的维保期结束后,运营与维修全部交给委方管理。  现场项目经理李立军说,为了使6号机组正常运营,目前有30多人的中方团队仍旧留在现场,继续无偿帮助委方运营与维护6号机组。近年来委内瑞拉经济下行,石油、电力工业等均面临设备老旧与维修资金短缺的局面。由于委内瑞拉实行全国免费电力供应,导致电厂既缺少发展资金,也没有维护资金,加上全国电力供应紧张,6号机组经常带病工作,随时面临停机险境。CMEC委内瑞拉子公司副总经理徐亦超说,出于中委之间的合作关系与大局,要全力保证委内瑞拉的电力供应,同时6号机组也是整个团队多年努力奋斗换来的成果,所以他们从内心希望机组能够稳定安全运行。  除此之外,我还采访了中央电厂运营总负责人Francisco,他大学毕业后就到中央电厂工作,已有38年工龄,见证了1号机组到6号机组的建造过程。6号机组建成时,他俯拥发电机,热泪盈眶,因为这个项目是国家急需的重大项目。作为一名技术专家,他深知中央电厂担负着向国家电网输电的重要作用,但当遇到电力供应紧张而不能停机维修时,他再次流了热泪。这次更多的是无奈与不甘。  Francisco的很多同事早已出国谋生,但他没有离开。他说:“我要在中央电厂工作到退休,因为我和我的太太以及我的女儿们都享受了国家给予的免费医疗与免费教育等诸多福利,在国家经济最困难的时候,我要担负责任,而不是逃离委内瑞拉……”  相关链接如下: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2014年,电力工业持续健康发展,装机总量及发电量进一步增长,非化石能源发电量比重首次超25%,火电发电量负增长,设备利用小时创新低。

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其中,水电装机达到3亿千瓦,水电发电量高速增长,设备利用小时达到9年来最高水平;风电投资大幅增长,设备利用小时同比降低,并网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及发电量大幅增长;核电投资同比继续负增长,全年新投产核电装机规模创年度新高;火电发电量同比负增长,利用小时创新低;电煤供应持续宽松,发电用天然气供应总体平稳,但部分企业亏损加重。

煤电环保边际成本增大

2014年7月1日,现役燃煤电厂开始实施《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GB13223-2011);同年4月,环保部要求京津冀地区所有燃煤电厂在2014年底前完成特别排放限值改造;9月12日,国家发改委、环保部、能源局印发《煤电节能减排升级与改造行动计划(2014~2020年)》,要求燃煤电厂达到燃机排放水平。仅2014年,对燃煤电厂污染物排放要求就有三次变化,致使大量燃煤电厂环保设施重复改造,边际成本增大。

同时,低成本超低排放技术仍需突破。2014年,有数家电厂燃煤机组超低排放,改造后投入运行。采取的主要措施:一是对已有技术和设备潜力进行挖掘、辅机改造、系统优化;二是设备扩容,增加新设备;三是研发采用创新性技术;四是对煤质进行优化。总体来看,采用设备扩容、增加新设备的方法较多,而采用创新性低费用的技术较少。在面对超低排放改造新要求时,大量煤质难以保障、场地受限、技术路线选择困难的电厂实现超低排放改造的困难很大。

煤电提效空间越来越小

2005年以来,供电煤耗快速下降,这既是现有机组积极进行节能改造,也是大量新建的低煤耗机组提高了行业清洁利用水平的结果。受国家宏观经济及产业结构调整影响,煤电发展速度明显低于“十一五”及“十二五”初期,经过“十一五”以来大规模实施节能技术改造,现役煤电机组的经济节能降耗潜力很小,继续提高效率空间有限。同时,伴随风电、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发电比重的快速提高,煤电调峰作用将显著增强,机组参与调峰越多,煤耗越高。通过增加新机组方法优化煤电机组结构降低供电煤耗的空间越来越小。火电利用小时(2014年火电平均利用小时同比减少314小时,是197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负荷率将持续走低,也严重影响机组运行经济性,尤其是大容量、高效率机组的低煤耗优势得不到充分发挥。

煤电节能与减少排放矛盾日趋加大。受到技术发展制约,对于主要靠增加设备裕度、增加设备数量等来提高脱除效率,在去除污染物的同时,增加了能耗。如某60万千瓦机组脱硫改造时增加了一个吸收塔,造成脱硫系统阻力增加1000帕,电耗增加3800千瓦,增加厂用电率0.5~0.6个百分点。根据企业实际反映,环保改造影响供电煤耗1.2克/千瓦时以上。